繁體中文 | 手机版 | 放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7766小说 > 科幻灵异 > 刑警在办案,弟弟别捣蛋 > 第8章 这醋精小男人竟然跟姐姐我谈未来

第8章 这醋精小男人竟然跟姐姐我谈未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干嘛跟我这么认真?担心我骗财骗色吗?”安若生说。

    “你,不是要躲什么仇家吧?”向宇珩神色凝重。

    “我就是想图个清静,你非得往我身边凑!你说你凑就凑呗,还问东问西,各种怀疑我,有顾虑的话,你离我远一点儿就好啦!路边停车!”安若生可算逮着个发脾气的理由,立刻闹起了脾气,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向宇珩怎么可能会让安若生下车,他立刻辩解道:“老公不是关心你嘛!如果有人会对我老婆不利,我得先下手弄死他啊!”

    “你能不能做到知法、懂法、守法?”安若生无奈道。

    “我能做到不进去。”向宇珩说。

    “真为你感到骄傲!”安若生翻了个白眼。

    “我也挺为自己感到骄傲的!”向宇珩说。

    安若生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安若生笑了。

    “李医生!”安若生刚说了三个字,话就被对方打断了。

    “Abby啊,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你连个朋友圈都不发,哪里有个小姑娘的样子!你在哪里?我今天白班,晚上一起吃饭。”电话那边的女人低声说道。

    “我搭朋友的车来城里逛逛。”安若生看向向宇珩,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这个碍事儿的家伙甩掉。

    “别想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去约会,我弄死他。”向宇珩笑着,笑得很瘆人。

    “李知夏医生是女的,她有男朋友。”安若生忙解释,谁知道这个疯男人会不会真的把人送去浇地基。

    “姐姐啊!妹夫我请客。”听到了自己喜欢的话,向宇珩脸上的笑容立刻善良了起来。

    “李医生,我朋友说他请客。”安若生对电话那边说道。

    “朋友?男朋友?”李医生笑了。

    “不是啦!他经常来我们店里买东西,就认识了。”安若生忙解释。

    “快带来!快带来!我把姐妹们都叫上,姐姐们帮你把把关!”电话那边的李医生,她,乐疯了。

    安若生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完蛋了!

    虽然,姐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是,面对自己身边的男人,她们,终究是“操心自己的姐姐”……想想就可怕……

    “姐,你不要把他吓到。”安若生低声说。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太激动了。”李医生笑了,她低声道:“晚餐我订地方,随时联系。你们,先去玩儿吧!我要去治病救人了!”

    “谢谢姐姐!”一想到李知夏会联系其他人,晚上就可以见到大家了,安若生心里乐开了花。

    “第一次见你这么开心。你们关系很好?”向宇珩问。

    “你不要盯着我看,看路!李医生很照顾我,能再见到她,我当然高兴。”安若生说。

    “那不能空着手,吃完披萨,我们去给李医生买礼物。”向宇珩说。

    “买三人份,还有两位姐姐也照顾过我。”安若生说。

    “三位姐姐啊!漂亮吗?”向宇珩问。

    安若生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理会向宇珩。

    “老公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开玩笑的。目前,我只喜欢你,以后,我不敢说。”向宇珩说。

    以后?我们不可能有以后的。不管是安若生,还是高君言,再或者是王玖玲,我的哪一个身份,和你,都不可能有一个结果的。

    向宇珩将车子停在了一家披萨店门前,介绍道:“这家的披萨师傅是意大利人,很正宗的。”

    安若生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披萨店,一脸的无奈。死就死了,这家店,高君言也常来……自己刚才为什么说想吃披萨呢?吃个高君言不太喜欢的拉面不好吗?

    “不喜欢这家?换一家?”见安若生愣愣地坐着,向宇珩问道。

    安若生回头看向向宇珩,扬起嘴角:“这家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你的脸色不好看,是不是低血糖?”说着,向宇珩帮安若生解开了安全带。

    “早上吃饱就睡了,我不饿。”安若生说。

    “你这个年纪,还在长身体呢,消耗得多。”向宇珩说。

    长身体……

    在这家熟悉到不用看菜单的披萨店坐下,安若生眨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向宇珩:“这家店哪款披萨好吃?”

    “我喜欢这个。”向宇珩指着菜单说道。

    “好啊!”看了一眼菜单,安若生点了点头。

    “你喜欢什么小吃?”向宇珩将菜单翻到了小吃类。

    “薯条和奶酪条。”安若生说。

    “沙拉呢?”向宇珩问。

    “不要。”安若生摇头,态度坚决。

    “营养要均衡,不能挑食。”向宇珩说。

    “这家店的服务员为什么躲那么远,我们像是来收保护费的吗?”安若生察觉到了异常。

    向宇珩招手叫来了远远候着的服务员,点了披萨、薯条和奶酪条,然后,点了两份沙拉、酸黄瓜、黄芥酱和两杯矿泉水。

    “你喜欢酸黄瓜和黄芥酱?”安若生问。

    “你吃得那么油腻,应该会需要这两样东西吧?不许喝汽水!”向宇珩说。

    “我没说要汽水。”安若生白了向宇珩一眼。

    “以后,在我面前不许喝汽水,不许吃糖。”向宇珩说。

    “为什么?”安若生问。

    “我担心糖摄入过多对心脏不好。”向宇珩说。

    “有这种说法吗?”安若生皱眉。

    “你长得这么好看,请惜命!”向宇珩痴痴地盯着安若生。

    “我,挺惜命的。”说着,安若生从自己的手提袋里翻出来一个药盒,举在向宇珩的眼前,说:“我随身带着药的。”

    “这么大的药盒?你要吃几种药?”向宇珩惊讶道。

    “除了药,里面还有些保健品。”说着,安若生将药盒放回了手提袋。

    “那个李医生给你开的药?她靠得住吗?”向宇珩问。

    “不是她,她是急诊医生。”安若生解释道。

    “急诊医生?你去看过急诊?发生了什么?”向宇珩眉头紧锁。

    发生了什么?被打了啊!

    听知夏说,安若生本生当时被送到急诊室是因为心脏病发,她是在自己前面被人送来的,抢救了两个小时没有救回来。知夏还说,幸好我送医及时,要不然,当晚,死她手里两个人的话,她会疯的。

    谢谢夏至把我从坏人手里救出来!谢谢知夏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谢谢一玫把我喂胖了十斤!晚上可以见到她们了,开心!

    “你想什么呢?那么开心。”向宇珩问。

    “等着吃披萨,开心!”安若生笑道。

    “喜欢披萨的话,我送你间店。”向宇珩说。

    “会胖的,不行!”安若生猛摇头。

    服务员将两盘沙拉端了上来。

    “吃。”见安若生没有动叉子,向宇珩催促道。

    “小小年纪,像个爹一样!”安若生拿起了叉子,一脸嫌弃地在沙拉里翻找着。

    “身体不好就不要挑食。”向宇珩说。

    安若生无视向宇珩,翻找了一会儿,招手喊来了服务员。

    “这是普通生菜,不是波士顿奶油生菜。”安若生叉起一片菜叶子对服务员说。

    “您稍等,我去跟厨师长沟通一下。”服务员满脸赔笑。

    服务员走后,向宇珩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青菜们,抬起头,问安若生:“你怎么看出来的?生菜,分好多种吗?”

    “生菜有好多品种呢!虽然,我不喜欢吃,但是,我分得清。一盘菜叶子卖一百来块,还用普通生菜代替了菜单上写的波士顿奶油生菜,这,才是奸商!”安若生说。

    “记仇。”向宇珩笑了。

    “我都记着呢。”安若生笑了。

    “对你的好,你记得吗?”向宇珩问。

    “担心我担心到安装摄像头盯着我,我记着的。”安若生说。

    “漂亮!”向宇珩说。

    两人正聊着,一位穿着厨师服的中年男子在服务员的陪同下来到了安若生的身边。

    “您好,这位是我们的厨师长。”服务员向安若生介绍道。

    “十分抱歉,由于今天供货商没有向我们提供波士顿奶油生菜,所以这款沙拉中的生菜我们临时改用了普通生菜,影响了您的就餐体验,我深感抱歉。您这单,我请,感谢您指正了我们的错误。”厨师长态度诚恳地对安若生说道。

    “整单就不必了,这两盘草算你们的。”安若生说。

    “好的,听您的。不打扰您用餐了,祝您用餐愉快!”说完,厨师长和服务员退下了。

    “我去下洗手间。”说着,安若生也离开了。

    值班经理跑了过来,赔笑道:“向先生,抱歉,我的失误,不,我的错,我马上整顿后厨。”

    “刚刚,你的准老板娘说这家店是奸商,我,现在都不敢告诉她这家店是我的了。”向宇珩那诡异的笑容又出现在了他那张俊美的脸上。

    “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调查报告和解决方案,零点之前,发到您的邮箱。”值班经理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向宇珩。

    “我不满意的话,你们这一班的人,都给我滚!”向宇珩低声道。

    “一定让您满意!”值班经理挺直胸脯,信誓旦旦。

    见安若生回来了,向宇珩低声道:“滚。”

    值班经理点头哈腰,退了下去。

    看着值班经理的背影,安若生坐回自己的座位,问向宇珩:“经理来道歉了?”

    “你认识?”向宇珩一脸善良的微笑。

    “不认识,看穿着,我觉得他应该是经理。”安若生说。

    好几个月没有吃到正经披萨的安若生不顾形象,反正,在向宇珩面前,她也没打算顾及什么形象。徒手,撕块儿披萨就咬……

    嘴角满是酱汁的安若生吸着自己的手指,问盯着自己的向宇珩:“你看什么?”

    “今晚,我要搂着你睡,谁也挡不住我。”向宇珩说。

    “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要这么不要脸。晚上我去朋友家住,不劳您费心了。”说着,安若生拿起一条芝士条,咬了一大口。

    “吃我的,喝我的,收了我的钱,还拒我于千里之外。”向宇珩说。

    “为了证明我不是靠脸吃饭,我也得拒绝你。”安若生的嘴里鼓鼓囊囊。

    “婚约的事儿,我在处理了。”向宇珩说。

    “你既然答应娶人家了,怎么能因为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毁约呢?我们门不当户不对,我又不可能当你的情妇,请我吃吃喝喝,你就当在扶贫了,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安若生说。

    “你真不是靠脸吃饭的,你是靠嘴吃饭的。你这张嘴啊,又能吃又能说。”向宇珩笑了。

    “快吃吧,披萨凉了就不好吃了。”说着,安若生又撕了一块儿披萨。

    “你还在长身体,多吃点儿。”向宇珩说。

    “我再长只能是长肉了。”安若生说。

    “你有想过继续读书吗?”向宇珩问。

    “你不会是想要助学吧?”安若生笑了。

    “你才十八岁,不能就这样混日子。”向宇珩说。

    “我脑子笨,不会读书。”安若生说。

    “等我把那边的事儿安排好,我们就回来。我赚钱,你读书,等你拿到个学位,我帮你安排一个不辛苦又体面的工作,这样,我们就门当户对了。那时候,你也过了法定结婚年龄,可以嫁给我了。”向宇珩说。

    就算向宇珩只是随便说说,这话,听起来也是让人开心的。

    命途多舛,但身边总会有人帮自己一把。看着自己长大的警官权叔权;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王警官夫妇;扮演父母,照顾了自己六年的高先生和张警官;将自己从匪徒手里救出,使自己免遭蹂躏的冯夏至;拼了四个小时,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李知夏医生;视自己如亲妹妹,将自己喂胖了十斤的周一玫;不问原因,默默帮自己抹干净踪迹,保护自己周全的宋轶;还有眼前这位,接受了孤身一人、贫病交加、不学无术的安若生,并为她计划未来的男人,向宇珩。

    为了不辜负你们,自己也得再吃点儿。

    想到这里,安若生拿起一条芝士条,塞进了嘴里,眼眶,有些湿。

    “黄芥酱,味道重了?”向宇珩问。

    “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大学毕业,你还想着要娶我。”安若生用袖口抹了一把眼泪。

    “我的天哪!妹妹,别哭啊!”向宇珩忙站起身,走到安若生身边,掏出自己的手帕,俯下身帮安若生擦眼泪,安慰道:“婚期提前,二十岁生日第二天我们就去登记结婚,不等大学毕业。”

    “谁答应要嫁给你了。”安若生哭了出来。

    “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你不嫁,不是便宜了别人?”向宇珩笑着。

    安若生抢过向宇珩手里的手帕,自己擦起了眼泪。

    “送你去大学读书,我也是冒着风险的。你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去到处都是小鲜肉的校园里读书,万一被小白脸骗走了,我就得不偿失了。”向宇珩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感慨了起来。

    姐的学位不比你的少,好吗?胸大无脑!你才胸大无脑!你全家都胸大无脑!

    气得不想哭了,安若生撅着嘴,摆弄着向宇珩的手帕。

    “吃饱了吗?”向宇珩问。

    安若生点了点头。

    “生气了?”向宇珩问。

    安若生点了点头。

    “我们去给姐姐们买礼物,好不好?”向宇珩讨好道。

    安若生点了点头。

    “买单。”向宇珩喊道。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