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手机版 | 放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7766小说 > 都市小说 > 初见展颜 > 第二卷 朦胧 第十六章 家访

第二卷 朦胧 第十六章 家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吃过饭,初见收拾了一番,跟程天昊一起去松子和林林家家访。带的东西跟其他同学一样,就是每个人多加两件初见自己织的毛衣,都是用厚实的羊毛绒织的,特别保暖。

    吃过午饭他们就上路了,翻过一座山先到林林家,

    看到林林的时候,他正坐在山坡上眺望。见到老师,他两眼放光,又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快速地向他们奔跑过去。

    “林林,你怎么在这里吹风啊?”初见抚摸林林的头发,轻轻地问。他穿得很单薄,脸被风吹得红红的,有些龟裂。

    “我在看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泪水顺着他的大眼睛悄无声息地流淌。

    初见搂过他,“好孩子,爸爸妈妈是不是每年过年都会回来?”

    “嗯,前几天他们往村部打了电话,说已经买到票了。”林林快速地掉抹眼泪,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孩子。

    初见他们跟随林林到他的家。与其说是家,其实是原来农村猪圈改的,很矮的墙,屋顶盖着茅草,四面漏风。

    按照林林的说法,他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他的生活条件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初见和陈天昊对视一眼,陈天昊也摇摇头。

    林林却很开心,拉出一条木凳给初见他们坐下。他好像这时才发现陈天昊,歪着头裂着嘴笑着对初见说,“老师,你像我妈妈一样,这位叔叔就像我爸爸。”

    三年级的孩子可能还不能很好的表达男女朋友,不过初见一听就知道林林误会了,但是她没有想打破孩子心中的美好,她说,“对呀,像你爸妈一样。”

    可是,一瞬间林林的眼神就黯了下来,“我妈妈很久没有回来了,”随即又开心起来,“爸爸说,今年妈妈会回来。”

    孩子的情绪就像六月的天,阴睛不定,都写在脸上。这时候有个男人进来了,“林林,林林。”

    初见看见一个长相厚重却弯着腰的男人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他们俩赶紧起身。

    “大伯,大伯,我老师来看我了。”林林高兴地向他大伯跑去,手里拿着初见送他的东西,“老师送了我的文具,还给我织了毛衣呢。”

    他大伯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初见面前,初见也赶紧走过去。

    “他老师,真是太感谢您了,这孩子多亏了你们啊。”说着,用一双粗糙的手拭了拭眼睛。

    “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次家访也是了解孩子的情况,你们有什么困难也可以提,我们会尽量想办法。”山里的生活初见是深有体会的,所以她尽管心里难过,但心下了然。陈天昊却是第一次深入山区,他的内心十分震撼。

    “不用不用,今年能让林林寄宿已经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他大伯长叹一声,“这孩子太懂事了,我也心疼,但是我也没办法啊。我这腰,这病,唉。”

    “林林,你要不要带这位叔叔去逛逛,叔叔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的山呢。”初见想支走林林再跟他大伯聊,毕竟当着孩子的面说孩子的父母不太好。

    陈天昊会意,他拉起林林的手说,“还有好多树我不知道叫什么,你带我去看看吧。”

    林林一听到自己还可以给像从电视走下来的叔叔讲他不懂的树,开心得不得了,蹦蹦跳跳地就带着陈天昊出去了。

    “他大伯,林林怎么住在这啊?”初见最关心的是一个孩子怎么住在条件这么差的地方。

    林林大伯一听脸都红了,“唉,都怪我这腰年轻的时候背砖背坏了,没办法照顾他啊。”

    初见能感觉到林林大伯的朴实和无奈。农村男人是劳动的主力,他腰坏了,做不了重活,家里的生活条件肯定不好,但是让一个孩子独自住在这么个地方,也太,……

    “老师,您不知道,我不是没叫林林跟我们生活,他大娘也是乐意的,”林林大伯叹了口气,虽然他们家跟这情况也差不离,“唉,这孩子太懂事。自从他阿爸走了,他每星期回来就守着这家哪也不去,就等着他阿爸回来。”

    原来如此。所以,虽然爸爸妈妈不在,林林还是每周都回家。

    初见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有点哽咽。

    “老师,您不知道啊,我这腰啊害了这个家啊。”林林的大伯抓住了一个可以诉说的人,话匣子打开了。初见也明白,像他这种情况平时要说没处说,只能把所有苦闷埋在心底。对他们来说,老师是有知识的人,他们当然会信任老师。

    山里人团结,他说的这个家也包括林林的家。原来,林林的爸爸娶老婆后,他哥哥伤了腰,他除了照看自己家里的,还要帮衬大哥的,除了干农活,还要帮他大哥垫医药费。家里本来就穷,这下更穷了。

    林林的母亲受不住这种贫穷而且没有希望的日子,跑了。

    林林爸爸也跟着去找他妈妈,一边找一边打工。林林爸爸很勤劳肯吃苦,但是,他工作不长久,为了找林林的妈妈他经常换工作,而哥哥的医药费越来越多。或许是太急切要挣钱了,林林爸爸被骗去赌博欠了好些钱。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好在林林爸爸知错就改,后来认认真真工作,现在把钱还得差不多了,每个月还寄钱回来给林林生活和他大伯看病。

    林林妈妈终于看到了一个吃苦耐劳,对她死心踏地的丈夫。她要跟林林爸爸回来了。

    “老师,他们这次回来就会把林林接走,带在身边读书了。”说起这个事儿,他大伯脸上才有了笑容。

    “那就好。”初见当然知道林林跟着父母也还有一段时间需要去适应生活。这一点,她自己是有些深切体会的。但是能跟在自己父母身边,不管什么困难,也是可以克服的。

    “我看你这腰也不是没得治,你就没想过去大城市大医院看看吗?”陈天昊突然出现在身后,他这话一问,现场的气氛就有些尴尬。

    初见当知道林林大伯不去大医院,金钱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再者山里人一辈子没出过大山,去大城市哪有那么容易啊。

    林林大伯却没想那么多,他只是不好意思回答自己这病把家里两兄弟都搞得家不成家,哪里还有能力去大城市。

    “现在B城协和医院有推出一个项目,可以免费看你这个病。”初见想说几句化解尴尬,陈天昊已经开口了。

    他这一说,林林大伯眼睛一脸,随即又黯然了,“不,不,不,这上一趟B城得花多少钱啊。”

    现实中金钱往往是压倒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问题,我来替你想办法,到时自然有人来带你去看病,”陈天昊说,“主要是你自己想不想把这病治好来。”

    “想想,当然想,我做梦都想。”林林大伯止不住哭了起来。这个壮硕的男人是喜极而泣吧。

    陈天昊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他立马写了个人名和号码交给林林大伯,又给他大伯要了联系方式,商量好接他的时间。

    走之前,初见抱了抱林林,从此并一定有机会再见了。

    “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陈天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初见听。

    “是啊,这个世界上苦命的人很多,遇到了也是种缘份。”初见的心极软,可是她没想到陈天昊也乐善好施。这一点跟她还挺像的。

    再翻过一座山到了松子家却已经快傍晚了。看着晚霞相迎,翻过两座山的初见,气息越来越不稳。还好今天陈天昊来了,东西基本都是他在拿,要不估计得走到入夜。

    村里人给他们指了指路,他们在一个黑洞似的房子停下来。

    房子是矮墙房,只有一扇黑漆漆的门,并没有关上,往里看也是黑乎乎的。

    他们在外面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从旁边的一个房子出来了一个妇人,笑嘻嘻地迎了上来。“你们来找阿婆呀,她在里头呢,估计没听到。”

    他们笑笑地点头,妇人一下子就蹿进门去了,不一会初见看房间就亮了起来,她扶着一位老人出来。说是扶着,其实也是虚扶着,因为,初见看老人自己走得很轻松,不过到了眼前,初见才发现她其实看不见。

    “您是松子奶奶吧?”初见接过老人的手,扶着老人,“我是他的老师,来家访的。”

    老人一听是老师,身体僵了一下,好像不太相信,适应了好一会,马上反手拉过初见的手,脸上也出了笑容,“老师,快请进啊。”

    初见握着老人满是褶子粗糙的手,心里有发酸。这双手,跟她外婆的手一模一样。以前,外婆也是经常这样握着她。她强令自己镇静下来。

    他们随着老人跨进那扇黑漆漆的大门,却看到里面干净整洁,东西摆放十分有序。

    旁边的妇人没有跟进来。老人拉着他们示意他们坐下,转身朝里面走了几步,往一个大灶上加了两捆草,拿起锅盖,用一个大铲子搅动着锅里的东西,又拿出两个碗来,从锅里舀出什么放到碗里。

    这个过程,行去流水,没有任何停滞。

    初见看呆了,她下意识转身看了眼陈天昊,陈天昊也是看呆了。直到老人把碗放在他们坐的桌几旁边,他们才想起,他们其实可以帮忙。他们对视一下眼神,都有些莫名的感慨,“松子奶奶,您不用忙。”

    “山里没有什么东西招待的,这个米汤趁热赶紧喝了,要不会受寒的。”她笑着一边说,一边比划,好像怕他们听不懂。

    “松子奶奶,松子呢?”初见喝了一口米汤,感觉有股暖流直接进了胃,把所有寒气逼出来似的通体舒畅,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松子。

    “去打柴了,快回了。”老人连想都没有想就说出口,看来松子去打柴是常态。虽然,在城里像松子这么大的孩子有些还在喂饭,但在这个环境底下,初见也觉得很正常。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果然,他们坐了不一会,松子回来了,背上还背着一捆细柴。他看到初见他们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但随即反应过来,马上跑过来抱着初见,嘴里激动地喊,“老师,老师。”

    初见抚摸着他微微有些汗的头发,“老师来看看你。”他却听到这一句,落了泪。初见知道这泪水不是伤心委曲,而是被看到。

    “老师,我很好。”松子停了哭泣,“你看这是我做的寒假作业。”初见没想到,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大山里的孩子生活很苦,学习却是发自内心的。走出大山是他们的心愿,而这么小的孩子心里就明白,学习是他们走出大山最快的出路。

    初见看了他做的作业,比布置的还多出不少,手微微有些抖。曾几何时,她也像松子一样,倔强地想着只要多做作业,把学习学好,就可以走出大山。

    “老师,我做得不对吗?”松子有点紧张,歪着脑袋问初见。

    “对,全对。”初见微微一笑,“松子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很好,老师很开心。”

    初见转身把东西都交给松子,他的眼睛有了光。初见知道这些是他学习所需要的。他爱学习,深入骨子。

    “谢谢老师,我,我,”松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不客气,老师希望这些文具对你有帮助。”松子也不多说,把文具整理好,放在床铺上。

    “老师,明年我可以去镇里读书吗?”松子轻轻地问完,咬咬嘴唇低下了头,好像不应该问似的。

    “当然可以,”初见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每个孩子都有学习的权利。”

    这时松子奶奶过来,摸索着把又要给他们添米汤。原来,她把米汤灌到了暖壶里。松子一看他奶奶来,马上接过来,帮他们倒米汤。

    “喝喝喝。”松子奶奶一脸慈爱。

    或许是不想违背老人家的一番好意,或者是真的饿了,初见看陈天昊把两碗米汤都喝了。虽然,初见知道这是他们的口粮,她也喝了。

    初见把织的毛衣给松子换上,看他一脸的欢喜,他们也准备回去了。

    松子送到了村口,初见他们没有再让他送了。初见给他留了地址,让他给自己写信。其实这个地址是陈天昊给的,因为初见目前还是居无定所。

    陈天昊后来帮忙松子的奶奶联系了眼科专家,治好了松子奶奶失明近十年的眼睛。这是后话。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