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手机版 | 放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7766小说 > 历史军事 > 一胎两宝:娘亲有点田 > 正文卷 第258章 珍珠,真猪

第258章 珍珠,真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杨大妞摸了摸自己的被打的脑袋,撇撇嘴说道:“我才没有忍着,我明明都想收拾她的了,这不你先动手了。”

    “知道还手就好。”

    清风勾唇说道。

    他一个抬手将兰珍珠推倒在了地上。

    微风嫌弃的看了眼说道:“长得丑就罢了,还出来晃,真是不知道谁给她的自信!”

    杨大妞噗嗤笑了出声。

    清风宠溺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可不是,这还没我家大妞好看呢!”

    他说她是他家的?

    杨大妞心里甜得不行。

    兰珍珠瞪着他们道:“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我不管怎么说,也是客人,你们竟敢这么对我!我要去我姑母那告你们的状!”

    “去吧,去吧,随便跟你姑母说下,你是怎么倒在我们东家男人面前,装摔倒的…”

    杨大妞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你污蔑我!”

    兰珍珠又羞又气又怒。

    要不是清风他们在这的,她都要冲上前挠杨大妞的脸了。

    一个丫鬟还长得这么的好看。

    简直就是个狐狸精!

    杨大妞正要跟兰珍珠理论,清风一个伸手拉住了她:“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

    微风看在眼里不由得吹起了口哨。

    在清风他们走后,微风没在理会兰珍珠,对直离开了这里。

    严二、严三、严四几个也在这附近的,看到兰珍珠骂骂咧咧的站起来。

    他们一人拿着一个扫帚朝着她走去。

    “让,让,让,扫地…”

    一人来几下。

    兰珍珠躲闪不及,扑通又摔倒在了地上,脸着地那种:“你,你,你们……”

    严二学着她的样子说道:“你,你,你个头!说,说,说点话都说不清楚。还妄想勾引我们东家的男人,你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脑子被驴踢了?”

    “她这名字一点没取错,珍珠,真猪,可不就是真的猪吗?”

    严三早已经好了,他现在也以温言为首,一切都向着她。

    “诶,别说还真是…”

    严四仔细一想,拍手说道。

    兰珍珠被他们这么一通说,直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在她看来,她的名字是很宝贝的,可如今被他们这么一番说,她觉得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好。

    ……

    中午的时候。

    君羡他们不知道从哪猎了头野猪回来,看起来可不小足足有两百多斤。

    除此外还猎了十多只野鸡。

    三头野鹿。

    温言全部没有拿来卖,留着他们自己吃的。

    看温言这么喜欢,晚上睡觉的时候,君羡跟她说道:“明天,我和冷风他们再去猎一些回来!”

    “有那么多够吃了。天气那么冷,你们还是别进山了。”

    温言依偎在君羡怀里说道。

    君羡亲了她一下说道:“真好,我家媳妇知道心疼我了…”

    见他这么说。

    温言哼了声道:“说得我平时好像不心疼你似的。你之前说我没心没肺,我看你现在这样子就挺像的……”

    “为夫说错了,媳妇你别生气了…”

    君羡拉了拉她纤细的手说道。

    “这还差不多…”

    温言嘴角一下上扬起来。

    翌日。

    君羡没有与冷风他们去山上,就待在家里帮着温言他们摘菜,因为付云又来拉货了,这段日子他几乎每隔一两天就来拉货。

    看温言和君羡摘菜的时候有说有笑的。

    付云走到他们身边,一边摘豇豆一边说道:“啧啧,你们俩要不要这么好,一天天的在家腻在一起就不说了,这出来干个活两人还挨在一起…”

    “你这是羡慕嫉妒吗?可惜你羡慕嫉妒也没用,谁叫你没媳妇!”

    君羡迎着他的目光说道。

    付云:“……”

    君羡说点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气人。

    温言想着上个月收到的来信,对着君羡说道:“君羡,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月舞已经让家里给她安排人相看了,我估摸着过了年估计就要出嫁了。”

    “真要是这样也好,她年龄也不小了,这人生能有几个三年呢,她等了某人已经两个三年了,现在也是时候放下了。”君羡启唇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

    君羡瞄了眼付云。

    付云注意到后说道:“你,你看我干什么,她要嫁就嫁呗,反正我对她,也没多大感觉。”

    也没多大感觉?

    意思是有了?

    君羡也没追问,直接这么说道:“你跟她的确不合适,你都一把年纪了,她呢,正当年,嫁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倒是更好些…”

    “什么,什么我一把年纪了,你才一把年纪了,你比我年龄还大!”

    付云不安逸了。

    君羡揽住温言的细腰说道:“我是一把年纪了,可我媳妇不嫌弃我呀?我跟我媳妇走在一起,是个人都会说男才女貌,你们嘛,这可就不一定了…”

    付云的心又被扎了一刀,他觉得君羡在拐着弯的说他长得丑!

    他哪里长得丑了?

    不过就是长得有些普通!

    回到镇上。

    付云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他当即派了人回帝都查查月舞最近都在做什么。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付云想将人叫回来,那个人已经跑出去了。

    ……

    玉溪村这边。

    温言他们还在摘菜,因为付云这次要的菜不少,不止拉一次。

    摘了有那么久。

    见拉货的马车还没来。

    温言跟君羡坐下休息了会儿。

    坐会儿。

    温言洗着水果跟君羡一起吃了起来,吃着吃着忽然想到之前他说的话,她问道:“君羡,你先说什么等了两个三年,意思是月舞从她十来岁的时候就喜欢付云了?”

    “嗯。”

    君羡点点头。

    情窦初开,一直未有变过。

    如今选择放弃,大概是死心了。

    温言咬了口草莓说道:“我真的挺替她感到不值的,等了一个人这么多年,没有半点回应,还那么的厌恶她。不过仔细想来,一个人不喜欢你,那也没办法,但总归有些意难平…”

    “的确是那样。”

    “还好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不然我也该意难平了…”

    君羡凝视着温言说道。

    说着说着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温言拿起一个草莓说道:“吃你的草莓吧!都娶我了,还说这些…”

    “甜吗?”

    君羡问。

    温言刚点完头,就见君羡亲了过来,随即勾唇说道:“是挺甜的……”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