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手机版 | 放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7766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战尊奶爸 > 第44章奇怪病人

第44章奇怪病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白子洋心中涌起愧疚,低着头说道:“妈你放心吧,我现在在陈家好的很,陈家老爷子还打算把家主之位传给我呢,我今晚不回去,就住你这。”

    “真的?”

    白子洋妈眼中闪过一道光彩一脸慈祥的看着白子洋像是小时候一样溺爱的抚着白子洋的头发: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我儿子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

    夜已深。

    母亲已经熟睡,脸上还带着开心满足的笑容。

    白子洋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一直在想着母亲所说的那番话,他现在已经不是懵懂少年,知道这世上确实有一些不可说之事,那自然也就存在一些不可说之地,敖灵岛说不定就是这样的地方。

    可父亲为什么要去敖灵岛,说是拿回祖上的东西莫非就是这手机,可现在手机已经在自己手里,那父亲呢?

    他现在在哪里?

    是生是死?

    种种疑虑像是钻心之虫扰的白子洋心绪不平,他干脆召唤出了耳语神打问:

    “耳语神,请问我父亲现在在哪里。”

    “抱歉,你父亲的踪迹我现在无法告知。”

    “那敖灵岛呢,它在什么地方。”

    “抱歉,依据你祖上约定,我无法告知你敖灵岛下落。”

    一连碰了两个钉子,白子洋知道自己不可能从耳语神这再打听什么了,也就不再多问。

    心中却对神秘的敖灵岛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父亲,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白子洋对自己说道。

    第二天白子洋正陪着母亲吃早饭,突然接到了刘玉明的电话,说是她这边有一个特殊的病人得了一种怪病,想要白子洋帮忙瞧瞧。

    刘玉明对自己有恩,白子洋自然不敢怠慢,吃了饭就打电话叫胡一刀开车送自己去了刘玉明在长陵的别墅。

    十来天不见,刘玉明清减了几许,眉宇间带着一丝倦色,看到白子洋淡淡说道:

    “坐吧。”

    白子洋坐在了她的对面有些好奇的问道:“刘小姐,你最近去哪里了,怎么都没你的消息。”

    刘玉明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家里最近出了点事我去趟国外,你在这边怎么样,徐家有没有难为你?”

    白子洋洒然一笑:“没事,徐家的事已经全部解决了,徐冶已经低头认错了,他们家一时半会是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刘玉明深深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也不要埋怨这次我没有出手帮你,我们这些大家族的事夹杂不清,很多事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

    白子洋轻笑一声:“刘小姐太客气了,要不是当初你借我的六个亿,陈家早在第一波打击中就垮了,哪里还能像现在这么风光。”

    刘玉明咯咯笑了起来:“你这人张嘴钱闭嘴钱的,俗不俗啊,咱们两个之间不谈钱。”

    白子洋心里有些感动,他知道刘玉明是真的把自己当朋友,人生一世有这样一个朋友,足矣。

    “刘小姐,不是叫我来看病吗,病人呢?”

    白子洋随口问道。

    刘玉明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咋啦,陪我多说会话不愿意啦?”

    白子洋尴尬一笑:“不是,不是,就是急着为你办事,你这家大业大,别的忙我也帮不上,只能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刘玉明美目流转,笑嘻嘻的说道:“谁说大事你帮不上,我眼下可正有一件为难事呢。”

    白子洋好奇道:“什么事啊,我能不能帮?”

    刘玉明突然小脸一红,有些扭捏的说道:“算了这事以后再说,你先给我姑姑瞧病吧。”

    白子洋不敢怠慢,同刘玉明一起来到一个房间外边,刚到房门口,里边已经传出一个清冷的声音:

    “玉明,你来了,和你一起的是什么人?”

    刘玉明脸色微变,小声说道:“姑姑,这是我为你请来的医生,他的医术很高超,上次爷爷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房间里的女人怒声道:“死丫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病,叫他滚吧,不要惹的我心烦,一巴掌拍死他。”

    刘玉明有些担忧的看了白子洋一眼,小声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姑姑脾气不好,又因为有一些特殊的本事所以说话直接了一点。”

    白子洋微微一笑,表示没事。

    屋里的女人又说道:“刘玉明,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说我坏话,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

    话刚说完,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就再没了声响。

    “姑姑。”

    刘玉明赶紧推门走了进去,白子洋也跟了进去,却看到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趴伏在地上,身体不停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姑姑。”

    刘玉明想要扶起她,那女人却猛地抬起头,一把捏住了刘玉明的咽喉,喉咙里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

    “死,都给我死,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我没去过敖灵岛,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

    白子洋轻咦一声,一来是因为这女人虽然曲线玲珑,但是相貌却十分丑陋,满脸的疤痕,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起来十分吓人。二来却是这女人居然知道敖灵岛的名字。

    “白,白子洋!”

    刘玉明微弱的叫声叫白子洋回过神来,却发现刘玉明现在脸色铁青都快要被活活掐死了。

    白子洋大惊连忙冲上去想要拉开那女人的手,但是那女人只是轻轻挥了挥左手,白子洋就被打出四五米远,胸口就像是被铁锤砸了一下,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关二爷的庇护了,来不及多想,白子洋立即拿出六根银针向着那女人身上的六个大穴刺去,不料那女人的身子却像是钢铁铸成。

    嘭嘭嘭,六根银针全部断成了两截。

    就在这时,房间里闪过一道黑影,白光一闪,刘玉明姑姑的身子猛地向后飞去,砰地一声,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白子洋抬头一看,却是胡一刀来了。

    “你流血了?”

    胡一刀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问道。

    白子洋擦了擦嘴角呵呵一笑:“这女人是我朋友的亲戚我不忍心伤她而已。”

    胡一刀点点头,不再说话,走过去从那女人身上拔下了自己的小刀。

    “姑姑!”

    刘玉明赶紧跑过去抱起了自己的姑姑,却见姑姑双眼紧闭,嘴角流出了鲜血,已经晕了过去。

    “你对我姑姑做了什么?”

    刘玉明心牵自己姑姑的安危忍不住对胡一刀大吼起来。

    胡一刀翻了个白眼:“我没必要告诉你。”

    “你……”

    刘玉明顿时气的涨红脸,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给人这么顶撞过呢。

    白子洋怕他两吵架,赶紧跑过去翻了翻刘玉明姑姑的眼皮,安慰道:“没事,被震晕了,内脏有点移位。”

    然后他又转过头对胡一刀说道:“你先出去吧,我不叫你你别进来,这个女人根本伤不到我。”说着白子洋又摸出一根银针刺入了刘玉明姑姑的气海穴。

    他刚才已经请陆大夫神检查过了,刘玉明姑姑是一名武道高手,只要封了气海穴就跟普通人没区别了。

    胡一刀闻言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刘玉明虽然对这个人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但是也没直接问,而是一脸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啊,白子洋,我姑姑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糊涂的时候六亲不认,你的伤没事吧。”

    白子洋微微一笑:“我的伤没事,倒是你姑姑居然是一位武道高手,难道你们刘家是武道世家?”

    刘玉明摇摇头:“这倒不是,我们刘家只是生意做的大了一点,所以认识一些奇人异士,我姑姑年幼时被一位高人看中收为了弟子,每十年才回家族一次。以前还好好的,可这次回来不但容貌尽毁,还疯疯癫癫,老说有人要杀她。”

    白子洋心里一凛又问道:“那徐家是不是也认识很多奇人异士呢,这次在长陵事情闹这么大,怎么也没见他们叫出来帮忙呢?”

    刘玉明莞尔一笑:“是不是怕了?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些奇人异士大多不问世俗,只有在欠了这些大家族的人情的时候才会不得不出手帮忙。就算徐家真的认识一些厉害人物,也不会把宝贵的机会浪费到你的身上的。”

    白子洋呵呵笑道:“看你说的,我只是好奇而已,就算他们真来了,我也未必害怕,看到我刚才的保镖没,他也是我招揽的奇人异士。”

    刘玉明抿嘴一笑:“看来你野心不小,是要把陈家打造成一个超级家族吗?”

    白子洋嘿嘿一笑,并未说话,而是仔细检查起刘玉明姑姑的伤势。

    十几分钟之后,白子洋已经基本确定了她的病因,应该是种了一种“碎魂”的毒药,这种毒能叫人永远活在恐惧里,毒性发作的时候会叫人产生无穷无尽的幻象,最后要么自杀要么精神崩溃成为一个疯子,无比的歹毒。

    “刘姑娘,你姑姑的病因已经找到了,是中了一种叫做碎魂的毒,这个毒解起来比较麻烦,需要用专门的药水浸泡六个小时,而我需要在一边用银针把他的毒逼出来。”

    白子洋大概给刘玉明说了一下她姑姑的病情,又给开了一张药方,上边有数十种十分罕见的草药,好在刘家百年世家,交友众多,居然在短短的两个小时把草药给找齐了。

    按照白子洋的要求,刘玉明准备了一桶药水然后问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白子洋略一迟疑,缓缓说道:“把你姑姑身上的衣服都脱掉吧。”

    “什么!”

    刘玉明惊的身子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子洋。

    咳咳!

    白子洋有些尴尬的解释道:“配得这药水比较特殊,除了人体的皮肤如果有任何杂质药效就会改变,现在的衣服大多都有纤维元素,如果穿着衣服我真不知道这药水会不会变成更毒的毒药。”

    “可……可……”

    刘玉明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姑姑她还没结婚,还没有男朋友,她,她是……”

    “处?”

    白子洋脱口而出,脸上的表情居然有点兴奋,这倒不是他禽兽,主要是这女人既然是刘玉明的姑姑,那至少也有四十岁了,这个世界上四十岁的处女真是太难遇到了。

    “你,你干嘛那种表情。”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