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手机版 | 放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7766小说 > 奇幻小说 > 清怜记 > 第一卷 五洲修行 第八十六章 破晓(幻术回忆)[中]

第一卷 五洲修行 第八十六章 破晓(幻术回忆)[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月华贵妃眼中蕴着复杂的情绪,看着慕容穆既是无奈又是爱恨交加。

    “慕容穆,你得到了我的一切,现在你又要将我的一切丢了吗?”颤抖的声音,月华的睫毛掀起,眉头久锁。

    慕容穆再不冷着面容。月华本就是美人,又是怜容,这样一直哀求慕容穆,何况慕容穆本就爱月华,此刻伸手将月华揽在怀中。

    月华被慕容穆抱在怀里,此时更是哽咽着柔声:“皇上,雪儿是我的命,你不要把她嫁给珊府好吗?”

    月华哭时的鼻息轻轻拂在慕容穆的脖上,慕容穆更是心头一软,低头又看见月华那动人的容貌,慕容穆伸手擦拭月华脸上的泪痕。

    “月华,只要是你要得,我不会不给。可这件事……,我不能”

    慕容穆说到此处,又叹气熬过,显得很是无奈。

    “难道你非得把雪儿送给别人才罢休!”

    慕容穆见月华情绪又激动了起来,立刻安抚道:“月华,这是雪儿的命,不能去改!”

    “不!”月华推开慕容穆,缓缓指向慕容穆,“雪儿是我的所有,你每日出朝,何时知我的痛楚?你不能把她送走”

    “唉!”慕容穆久叹一息,“月华,还记得雪儿刚满两岁时的那场大病吗?你以为你我这等修为高者都无法看出的怪异,凡尘医者可以治?”

    月华听后低下了眉,此刻好似明白了什么。

    慕容穆继续道:“是你昆仑的神,就的她。别时,他告诉我,雪儿六岁时便要与珊府的小儿同枕共眠,否则,难活!”

    “怎么可能,世上哪有这种病。这让我的雪儿从小与男子共枕。这让我的雪人怎么见人啊”月华脸色瞬间煞白。

    慕容穆辨白道:“命局相生……,不是病,你应该知道了吧。所以我才将雪儿许配给他,也好有个名分”

    月华听后更知此事无法改变,眼中泪花滚滚流下,慕容穆立马将月华抱在怀中。

    揉着月华的香背,慕容穆轻声安慰道:“雪儿在珊府,你也可以去看她。至少不是生死两别,总要好些”

    月华扑在慕容穆的怀里,泣不成声道:“雪儿那么单纯可爱,那珊府小儿不知是什么样的人。要是雪儿被他……,呜呜,皇上,我的雪儿不能和那粗人结亲呀”

    慕容穆柔着声音,轻轻拍着月华的后背安慰道:“月华,我打听过。那小儿名叫清怜,应该叫尤清怜。听说尤夫人叫他识文断字,素质和心性都是同龄人中最好的”

    月华听后才慢慢缓过情绪,又哽咽着道:“若是个粗人毁了我的雪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到时我非灭了整个珊府!”

    慕容穆苦笑一声,随和道:“好!要是他尤将军之子是个坏人,不仅把他珊府所有人杀了,还把我这个送走雪儿的人也杀了!”

    月华听后情绪好转了些,露出浅浅地微笑,片刻之后,脸上又蒙上忧愁。

    “月华,我知道你爱雪儿,可我也爱她,若不是爱她,我怎么舍得把她给珊府。你也不要担心,我会派人照顾好雪儿的”慕容穆抱着月华柔声说道。

    两人相谈许多后,慕容穆才因公事离开,月华立刻往月华宫走去。

    她那圆而不胖的轮廓加上半出的桃花眼,眼角始终有粉红的色艳,樱桃小嘴和琼玉的鼻子相衬甚是可爱。一身红色霓裳羽衣,衣角绣着朵朵桃花。

    咋一看,好似一桃花仙子。

    月华刚刚推开大门,便看到这小姑娘摇着头吹着乱无音韵的笛声,动作是那么惹人喜欢。

    慕容初雪见月华来了,此时将手中的笛子扔下,迈着小步跑了过来:“母后你来啦,我今天又学了一个曲子呢”

    慕容初雪抱着月华地腰,仰着小脑袋嘻嘻笑道。

    见母后好似不开心,慕容初雪又拉着月华来到刚刚吹笛子的地方。

    “母后,我想学琵琶。那个霓裳羽衣曲,听说就是琵琶弹的,之前那个琴师还弹过,好好听呢”

    慕容初雪一直抱着月华的细腰,又发出撒娇卖萌的声音:“母后你怎么啦,是不是不高兴呀。要不母后带我去御膳房玩吧,我给母后找好吃的,嘻嘻”

    月华微微一怔动,将目光转向慕容初雪,又轻轻伸手拂过慕容初雪的鬓发。

    “母后,你是不是不舒服呀?”慕容初雪又睁着大眼睛问道。

    月华却是不住流下了泪水。

    慕容初雪见母后哭了立刻扑在月华的怀里,小脑袋靠在月华的胸前,小声细语道:“母后,你是不是不舒服呀,是不是什么事让你伤心呀,母后不要哭啦,雪儿会照顾好母后的”

    越是听到慕容初雪稚嫩无邪的甜美声音,月华越是忍不住泪水,轻轻将手放在慕容初雪的头上。

    自己的女儿如此惹人怜爱,月华更是对慕容初雪感情极深,女儿才五岁,便要离开自己。月华越是去想,越感到委屈和不忍。

    月华用手摸着慕容初雪的脸蛋,慕容初雪抬头眼睛和月华相视。

    “雪儿,明天你就去一个地方,你要照顾好自己……”

    慕容初雪倾着小头,那半衬地桃花眼很是纯洁的眸光看着月华,“母后,去哪里呀?那我什么时候回来呢?”

    月华愣目了,又缓缓开口:“雪儿,我会来看你的……”

    慕容初雪露出个笑容:“母后是担心我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吗,母后放心,要去什么地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嘻嘻”

    月华轻轻点头,将慕容初雪的头紧紧抱着,月华和慕容初雪的头紧紧相靠。

    慕容初雪越是懂事,月华越是不忍。

    ……

    次日清晨。

    珊府,柳清怜院内。

    珊娘将院中事物打扫了一遍,闻今日会来小伙伴,柳清怜大清早便坐在院中等待,手里还拿着书卷来度过等待的时间。

    珊娘又端来热气腾腾的粥,树阴下,柳清怜目光聚集在书卷,珊娘轻轻坐下,看着柳清怜认真看书的模样。

    “阿娘,霸王离别,姬先从死。这个爱情故事里面地爱情,究竟是什么呀?还有,爱……是什么?”

    柳清怜突然问出这种问题,珊娘听后也皱起了眉头。

    柳清怜又撑起下颌,“爱……,真的可以超脱生死轮回吗?……,仙?”

    珊娘突然拧下眉,“清怜,你在哪里看的书,这世上怎么会有书讲这些问题?”珊娘脸上显得不再平淡了。

    柳清怜见珊娘突然严肃,此刻支支吾吾道:“就,就是一本叫‘逝史’的书……”

    珊娘又问道:“那书在哪里,给我看看!”

    柳清怜突然感觉好像阿娘生气了,但又不想把这么好看的书给阿娘,正是犹豫不决时,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尤夫人可是在院内?”

    声音是男子的声音,很近,就在院外。

    珊娘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五公主他们来了,此刻起身准备过去,边道:“我在,是五公主的人来了吗?”

    只见一个锦衣男子手握剑,此刻站在院门看着珊娘和柳清怜,“尤夫人,在下是五公主的护卫,五公主已在府中院门,在下也要离开了,皇上说过,不得留人在此,但在下有些话要和夫人一谈”

    珊娘走了过去,此刻站在锦衣男子面前点头道:“嗯,我们去一边聊,那五公主需要接过来吗?”

    锦衣男子点头道:“月华贵妃说了,让尤少爷去迎接五公主,我们先说月华贵妃嘱咐我要说的事”

    珊娘转头看向柳清怜,轻声喊道:“清怜,快去正堂,五公主来了,还有,你要对五公主尊敬一点”

    说后珊娘和锦衣男子走到无人可以听到的地方相谈。

    柳清怜也立刻往正堂跑去。

    过了许久,珊娘送走了锦衣男子。

    所聊之事不过是嘱托珊娘看管好柳清怜,不要做出出格的事,还有,必须一直同枕。

    结下娃娃亲,若是相居的确要住在一起,珊娘本是准备在柳清怜的小院在安一个床位,让两人住在一起。

    可现在皇上和月华贵妃同时叮嘱了,要柳清怜和五公主同床共枕。既要同床共枕,又不许做出出格之事,珊娘一时间无法理解圣上和月华贵妃的意思。

    前话不对后果,珊娘到觉得很是不对劲,但五公主既然许配给了自己的孩子,现在不能做出出格之事,应该是因为他们还小的原因吧。

    想通之后,珊娘往正堂走去,也不知道清怜和五公主相处的怎样,要是相处不好,同床共枕岂不是天方夜谭,八字没一撇。

    到了正堂却不见五公主和柳清怜的影子,珊娘立刻问了下人。

    丫鬟说:少爷带着五公主去院里了,走时还聊得很开心呢。

    珊娘听后自然是开心的,去熬了两碗莲花羹,珊娘才往柳清怜的小院子走去,也不知道两人相处究竟是好是坏。

    清怜从小就内敛,和男孩相处都是很慢才能放开,虽然珊娘知道清怜很想多交朋友,但清怜的性格和外人不会太快说起话来。

    何况五公主还是女孩子,清怜为何相处如此快?

    珊娘心中一笑。莫不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一见钟情。

    相遇,初见是惊鸿一瞥令人回味无穷;年少时的面缘,是最好的相处方式。一见钟情,只有那少年郎和小姑娘才相信的情愫。因为,初见,总是为人道称赞的美丽。

    珊娘经历了爱恨生死离别,心中始终留着一道伤疤。

    不时回忆,尤郎和自己第一次遇见。爱,也是一瞬,但这份爱,经得起时间磨炼。只是,天妒鸳鸯,总要拆散。

    珊娘早已心灰意冷,在珊娘的生命中,唯一的曙光和生活的悦意。都是这个孩子给的。

    如果能在清怜身上看到那份爱,珊娘也无怨了。

    刚到院门,珊娘听到两人的嘻戏谈笑声,珊娘端着莲花羹靠在院门外聆听两人的谈话。

    “慕容初雪……,感觉好长的名字呀,你有没有什么小名呀?”

    柳清怜和慕容初雪坐在那池上小桥上,两人的脚都悬空在桥和池间。

    慕容初雪咬了咬嘴唇,又哼想来一会儿道:“我母后叫我雪儿”

    “雪儿……”柳清怜寻思着想来想,虽然柳清怜已经知道自己比慕容初雪年龄大,但叫慕容初雪“雪儿”,恐怕不太合适。

    “我比你大,要不然我叫你雪……,就叫初雪吧”

    慕容初雪听后点了点头:“好呀,那我叫你清怜”

    柳清怜听后摇了摇头:“不行,你不能叫我清怜”

    “啊?”慕容初雪歪着头看向柳清怜问道,“为什么呀?”

    柳清怜又自顾自地摇晃了头,心中一撇。阿娘叫自己清怜,慕容初雪比自己小,怎么可以这么叫呢。

    “要不,你叫我……,柳哥!如何?”柳清怜看向慕容初雪问道。

    慕容初雪点了点头,又咬着手指蹙眉思考着道:“柳哥……,不好听呢。要不……,我以后叫你柳哥哥吧?”
最新网址:www.qiliuxs.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